水头资讯

当前位置:»
财经»
阅读简·奥斯汀能否优化经济学思考

阅读简·奥斯汀能否优化经济学思考

2019-11-08 20:47:46

用一个等式解释复杂的人类行为似乎是经济学家的一贯做法和他们的理论目标。文学评论家garysaulmorson和经济学家mortonschapiro用isaiahberlin著名的比喻“刺猬和狐狸”来描述经济学和人类文学在《世纪与情感》中的差异。狐狸和刺猬的区别来自古希腊诗人阿奇洛克的一句话:“狐狸知道很多,但刺猬知道很多。”莫森和夏皮罗做了这样的类比:人类作家像狐狸一样,总是试图呈现和反映人性和人类行为的复杂性和特殊性;经济学家像刺猬一样,总是在寻找复杂现象的统一解释。他们喜欢把巨大而复杂的人类行为简化成方程和模型,如供求曲线、反映失业率和通货膨胀之间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之间的关系等。

摩森和夏皮罗还引用了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的例子来说明知识分子对经济学的高度钦佩。贝克尔认为,经济方法是一种适用于所有人类行为的综合方法。他经常强调“所有人类行为都可以被视为参与者的行为,他们追求最大效率,在各种市场的一系列偏好中积累最适当数量的信息和其他输入”。贝克尔用这个逻辑来解释一切,包括生育力、教育、时间管理、犯罪、婚姻、社会交往和其他社会学、法律和政治问题。贝克尔在对家庭的研究中,把孩子视为婚姻中独特的资本。这个资本的好处是一对夫妇可以从抚养孩子中获得幸福。在摩森和夏皮罗看来,贝克尔的观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富人比穷人更不愿意生孩子,因为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在抚养孩子上,这意味着“投资成本”更大,所以他们更愿意以少量和集中的方式投资,以获得同样的收入。当然,这种解释忽略了文化、心理和道德等其他因素的综合影响。

当缺乏道德维度的经济分析应用于实践时,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世界银行对非洲盘尾丝虫病控制项目的评估。盘尾丝虫病,也称为河盲症,是一种寄生虫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部分地区流行,可导致失明。1974年,七个西非国家聚集在一起联系捐助者,并开始建立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监督的盘尾丝虫病控制方案。这个计划非常成功,因为它防止了成千上万的人失明。然而,参与该计划的经济学家不能证明该计划是值得的,因为被帮助的人太穷了,以至于挽救他们的视力不会带来经济利益。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称,“减少盘尾丝虫病造成的失明和痛苦有人道主义益处”,但“这些益处基本上是无法衡量的,在这里也无法计算”。换句话说,盘尾丝虫病控制项目改善了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该项目如此令人钦佩。出于同样的原因,这个项目在经济上不值得。传统的成本效益分析几乎停止了一项被广泛认为是非洲历史上最成功的卫生干预措施。幸运的是,这个故事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1987年,拥有伊维菌素专利的默克制药公司决定将它永久送往需要它的国家。

蒙森和夏皮罗得出结论,传统的经济分析方法存在三种偏见。首先,它忽略了文化的作用,总是寻求对人类行为的纯粹结构性解释。其次,它不能真正解释规范或处理规范问题。第三,它不注重叙述,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要理解一个人,必须讲一个关于他的故事。对此,他们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利用人文研究,特别是现实主义小说,拓宽视野,并将这三个缺失的因素重新引入经济学——“现实主义小说是福克斯的领地。”人们普遍认为“情境伦理源于实际案例”的说法是非常糟糕的。托尔斯泰在他的小说中意识到抽象原则不应该超越人类现实。这也是亚里士多德哲学中的一个古老概念,它被清楚地阐明:有些事情不能用一般的陈述来解决。“因此,莫里森强调我们应该通过阅读伟大的文学作品来培养我们的思维习惯。夏皮罗还举例指出:“在阅读小说时,一些主角似乎不知道该用哪个叉子,而且有错误的国家口音...这将使你能够更好地预见贫困学生在现实生活中,当他们刚接受精英教育时的不适应,并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中断。没有人能比简·奥斯汀更好地解释这一点。"

作者:约翰兰彻斯特|陈瑜

编辑:陈瑜

2元彩票 一分钟pk10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