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头资讯

当前位置:»
时事»
ag和亚游的关系·俄总统总理谈WADA禁赛:我们是有兴奋剂问题,但不该惩罚整个集体

ag和亚游的关系·俄总统总理谈WADA禁赛:我们是有兴奋剂问题,但不该惩罚整个集体

2020-01-11 12:50:09

ag和亚游的关系·俄总统总理谈WADA禁赛:我们是有兴奋剂问题,但不该惩罚整个集体

ag和亚游的关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12月9日对俄罗斯下达了四年内不得参与任何重大体育赛事的禁令。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当天回应说,这是反俄情绪的延续,俄总统普京则表示,莫斯科方面有权提出上诉。

wada所下达的禁令意味着俄罗斯的国旗与国歌将被禁止出现在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以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等赛事上。

那些没有过兴奋剂史的俄运动员,则将参照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做法,在未来四年以中立身份参与国际重大赛事。

据海外网报道,2015年,俄运动员被曝出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有组织地大批量使用禁药。此后,禁药风波便一直笼罩着俄罗斯体坛。2016年里约奥运会,俄田径、举重以及残奥会代表团被禁赛。2018年平昌冬奥会,俄代表团也被禁止参赛。

此次wada提议在国际重大赛事上对俄罗斯禁赛四年,是因为其认定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曾篡改数据造假。俄反兴奋剂机构此前曾因禁药风波被停牌近三年,到去年年底才被解禁,但在今年9月,莫斯科实验室又被曝出提交给wada的数据存在操纵和篡改情况,涉嫌作弊。

据悉,俄罗斯有21天时间可以针对这一决议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诉。wada合规委员会负责人乔纳森·泰勒表示,若无法在东京奥运会前完成调查并执行处罚,这项决定将扩展至2024年巴黎奥运会周期。

国际奥委会及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均支持严惩俄罗斯。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认为,这一禁令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一种日渐常态化的反俄情绪。他说,不能否认俄体育界仍存在兴奋剂方面的严重问题,但也不难看出这些决定都是重复的。

“被针对的违规运动员实际上已经在过去受到了这样那样的处罚,这一决定更像是反俄歇斯底里症的延续,而这种情绪现已成为一种常态,”梅德韦杰夫说。

俄总统普京则指出,wada的这一决定违反了奥利匹克宪章,带有鲜明的政治色彩,俄罗斯有充分的理由上诉至cas。

他在“诺曼底模式”峰会上表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而不应殃及到整个集体,和违纪行为完全不沾边的无辜者不该受到牵连。

“如果他们决定惩罚整个集体,那我只能推断,他们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于无物,不考虑体育运动本身的利益和奥利匹克运动的发展,完全只出于政治考量,”普京说。

俄体育界已表示将很快提出上诉。俄体育部长科洛布科夫说,俄罗斯有足够论据提出上诉。俄反兴奋剂机构副总干事帕赫诺斯卡娅则表示,将在下周召开会议讨论此事,该机构与俄奥组委以及各国际体育联合会都有权利提出上诉。

与此同时,俄体育界也不会放慢奥运会的备战步伐。尽管运动员都不想在没有自己国旗和国歌情况下参赛,但俄游泳、滑雪、拳击、冰壶等项目的教练或联合会负责人均表示,运动员不会放弃。俄冰壶联合会主席斯维晓夫说,“我们将找到机会,无论何种制裁措施,我们的运动员都会代表俄罗斯队。”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